• <li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• <dd id="4dkm7"><center id="4dkm7"></center></dd>

    <rp id="4dkm7"></rp>
    作家动态
    首页 > 动态 > 正文

    班宇vs宋阿曼:人在水中自由呼吸

    时间:2019-09-25 14:46      来源:文艺报

    班宇,1986年生,沈阳人,小说作者。作品见于《收获》《当代》《十月》《上海文学》《作家》《山花》《小说界》等刊,曾被《小说选刊》《小说月报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《思南文学选刊》等转载。曾获华语文学传媒新人奖,GQ智族年度人物,“钟山之星”年度青年作家,花地文学榜短篇小说奖等。小说《逍遥游》入选“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”。著有小说集《冬泳》。

    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5岁的乡愁

    宋阿曼:《冬泳》我读得迟,一看版权页,5次印刷了。关于沈阳,关于下岗再就业,关于写作和阅读的话题,你在各种平台和场合都已经讲了很多。这次我们争取聊点儿轻松的。看完《盘锦豹子》和《肃杀》,我就产生出一种“对质”的冲动。小说里出现了很多有年代感的物件儿,包括小说中人活着的姿势我都很熟悉。我小时候搬过几次家,从平房搬到二层小楼再搬进家属院的楼房。二层小楼的楼顶修成拱形,外面看去像个窑洞。你小说的主要时间线似乎刚好卡在我家住二层小楼的那一段。大概在我六七岁的冬天,有一阵子我爸出差,我一直没弄明白他去哪儿了。一天晚上,他回来了,身上斜挎着一个电子琴。他说去东北了,大连、沈阳、哈尔滨,他跟我说,手撑开,看,东北的雪有你巴掌那么大,一脚踩下去雪能没过膝盖。他说再往北到了黑龙江。他说得起劲儿,我觉得他不是出差,而是一个人悄悄旅游去了。看在电子琴的份儿上,我还是愉快地听完他的描述。那个冬天,他一直在哼一个曲调,后来我才知道那是《喀秋莎》。这基本上是我对东北最初的印象。

    班 宇:上世纪90年代的东北城市家庭里,电子琴不算乐器,而是一种家用电器。最常见的是雅马哈牌,十分风靡。其使用频率随着时代向前而逐年降低,起初,每个家庭都有人会对着简谱演奏流行歌曲。那时候,很多杂志的最后一部分就是曲谱,人们会将它撕下来,重新装订在一起,变成一本流行手册,相互传阅。即便不演奏,偶尔也会对着唱上几句。你说得很对,如果有综合文艺素质这一说法的话,我觉得我这一代是不比上一代的,当时工厂的文艺氛围比较浓厚,经常组织活动,也有经费支持,人们的娱乐方式不太多,基本上是打球、饮酒、读书、跳舞、演奏乐器、看电影这几样。说是不多,可为什么觉得仍比今天要更丰富呢?父辈在这一阶段,好像维持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方式,且没什么课业压力,实在是令人羡慕。雪有巴掌这么大,并不夸张,大片的雪花很美,它们往往落得很慢,相当悠闲,伏在人们的衣服上,静静地躺一会儿。现在少了,多是风吹来的雪,盐一样的颗粒。没大意思。苏联歌曲,对于东北,或者那个时代来说,好像并不需要刻意学习,每个人都会唱,全国都在受影响。我个人印象最深的一首是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初听时,是亲戚去国外出差,带回来一个精致的音乐盒,上紧发条,再一松开,那段旋律便流淌出来,叮咚声无比清澈,我听后既惊讶又孤独,抱着它玩了半天。这是我5岁时的乡愁。

    宋阿曼:对,雅马哈电子琴,加上一只口琴,就是标配了。卖书的地摊儿上,流行歌的简谱本卖得相当好,我爸没学过乐理,也可以自如地弹唱《迟到》和《站台》。我问谁迟到了,家人就会说,Mary。这是我当时的一个谜团。关于文艺活动的记忆,我们挺相似的。可以说,厂矿工人的生活方式滋生了我最初的文艺情怀,这些人长久地在我体内散步。你的小说多从工人子弟的视角去书写,第一视角“我”也是行走在上一代人所处的空间,回忆父辈的生活,恰像一种小说番外。我喜欢你小说中的男性人物形象,有情有义,是没有被太多规则与世俗理性洗刷的人,沉默与力度,给你小说强烈的诗性。爱情,成长,洁净,还有赴死的心。你小说里都是成熟的人,能扛事儿,这是一些年龄相当的作家难以体会的。读起来挺感动。细一想,上辈人是真正搞建设的一代,体力工作中锻炼出来的人会更早懂得生活与爱。他们唱着“我的心永远在等待”翻过了青春的山丘。在塑造小说人物时,你的人物面目是怎么样清晰起来的?

    班 宇:我的一部分小说人物,如果借用一部电影名字,有点像是《冰山上的来客》,与故事情节无关,但在整体气质上,或有相近之处。电影里有一位帕米尔高原边疆战士,我在小说里也提及过这个地区。我觉得此类人物在我的日常生活里比较多见,习惯于沉默,面对许多问题时,表面上给不出一个合理的意见或者答案,但内心较为执拗,很少会被外界所改变。在写小说时,我较少考虑人物层面,甚至认为人物是不怎么需要塑造的,你去写一位主角,那么关于他的一切,早在心里就应该有一些清晰的判断,包括他的性格与行为,以及面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等等,这样写起来会比较有信心。

    一场台风带来了一切也能吹走一切

    宋阿曼:听说你参加《智族GQ》10周年人物盛典以及“名利场回眸”的拍摄,许多读者和网友都喊到“破次元了”。走上这块红地毯的都是梁朝伟、何穗、陈伟霆等演艺明星,还有许多让人来不及记住名字的“顶级流量”。娱乐圈开的是流水席,迎来送往。一条微博几十亿点赞留言/一出书就是滞销书作家,两种现象极端又普遍地存在于这两个不同的行业里。当你出现在这种现象中心(或者说一个模糊的交汇区)时,有人就会觉得破圈儿了。突破了一些人对作家,尤其是纯文学作家。有没有兴趣讲一讲这个“菲茨杰拉德之夜”。

    班 宇:菲茨杰拉德不好当,酒量要过硬,社交礼仪也要尽量做好。我肯定无法做到像他那样夜夜笙歌,所以这次活动给我最大的感受是,很像是一场公司年会:演节目,颁奖,欢度好时光。最为恍惚的一刻是,我登台去领奖时,整桌朋友为我激动鼓掌,当时我的感受就像在公司年会上抽中了三等奖,甚至对此产生了一种认同感,误认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员。但其实呢,我不知道谁能算是啊。一场台风带来了一切,也能吹走一切。能做的是什么呢?全神贯注,享受此刻。而现在回忆那一刻,又有点饿,这种活动往往吃不太饱。我不太知道大家对于纯文学作家的期待是怎样的,事实上,在欧美,很多作者的生活方式也与想象有所不同。这场活动结束后,摄影师要求我在麦浪里再走几个来回,以捕捉一些深刻画面。走在麦穗之间,味道干爽清香,我忽然想到,要是有一只红蜻蜓落过来,那可就太美了。但是没有,这是会展中心的室内,光是人造的,麦子是空运过来的,夏天过去了。

    宋阿曼:可能作家能够争取的“高光时刻”的确不算多。就现状而言,本应相通的不同艺术门类还是存在壁垒。我认同你的理解,行业不同,但终究是人与人的相处,人对人的期待,本来也并不需要期待视野。就像当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出现在艾美奖颁奖典礼时,作为许多演员的“爱豆”,她占据了不少媒体头条,《时代周刊》在年度名单中更是将她列入“偶像”而非“艺术家”。我读了你的《台风之夜》,读完感觉到,你的小说是属雨的。或许是《冬泳》过于潮湿,人在水中自由呼吸,而非窒息于河床。读金爱烂的小说《水中的歌利亚》也有相似感觉,或者说幻觉:“地上有呼吸的物种和没有生命的物种,所有的体味掀起水雾,犹如幽灵般醒来。”

    班 宇:这还挺巧,你是第二个说《台风之夜》的阅读感受接近于《水中的歌利亚》的。我在写的时候,完全没有意识到,但金爱烂的这篇我确实喜欢。在每本书里,她似乎都有一点这样的意识,要夹着一篇不太一样的叙述,像是在摆弄自己心爱的玩具。我这篇小说的雏形也脱胎于一次台风,GQ名利场活动当天,恰逢台风过境,所以在参加活动时,一直在想着这个湿漉漉的故事。在这样激烈的天气环境里,一切如同废墟,千疮百孔,只有承受的命运,在某个瞬间里,人们看似面临着一些选择,但其实是没有的。我很迷恋水的意象,浩大而温柔,也危机重重,美国诗人罗伯特·弗朗西斯的那首《游泳者》对我影响很大,他在里面说:“他用水来保护水,用水来挡开水。/他依靠危险,在危险中休息。淹没万物的海/是他在自身和淹没之间唯一的所有。”我所理解的作家,他的生活方式与写作这件事情,某一部分是可以分割探讨的,卡夫卡也是这样。他可以去过任何一种生活,占有或者消耗,无可厚非,但在写作时,他面对的仍是一张白纸,必须调动体内的全部要素,去进行冲击与想象。这是不太能怠慢的事情。

    我总想把真正的困惑抛出去

    小说恰好能完美实现这一点

    宋阿曼:体内的玄幽只有进入写作的专注状态时才会和现实的一切剥离,那时候,人只能凭借自己去面对黑暗与微光,面对全部种类的生活,代入自己跟着人物去过一遍。我知道你之前写过一段时间的乐评,在我理解,“乐评人”和“作家”的实质是一样的,感受与表达,最终是要将一部分筛选后的生活审美化。而美本身,又极为个人与模糊。无论是意象的,人物关系的,还是氛围的,我在你的小说中感受到极为强烈的个人审美。你放逐在小说中的是怎样一种理想呢?

    班 宇:2005年,我刚读大学,从沈阳来到一座海边城市,首先迎来的是为期三周的军训,我对这种集体活动一贯很抵触,每日穿着质量极差的迷彩服,在暴晒之下,踢起一阵阵沙土,自己再完整吸入,或者忽然匍匐,假装大敌当前,实在不知道在演给谁看。除此之外,还要经历精神上的规训,思想教育习以为常,但一句一句跟唱那些口号式的歌曲,我就有点张不开口。在此之前,我一直是忠实的摇滚乐迷,整个中学时代,几乎都在唱片里度过,在那些夜晚,我唯一能想起的是顶楼马戏团的歌曲《向橘红色的天空叫喊》,里面唱道:“永远地在这个时刻,永远地在这个时刻,一起歌唱,我们永远地年轻,我们永远地倔强,我们永远地纯洁,我们永远地纯洁,没有人能消灭我们,没有人能消灭我们。”那些晚上,天空也是橘红色的,被不明之物所映照,那些虚假、脆弱的口号声冲向天空,又被它所轻易地吞没,了无痕迹,甚至不能改变任何一朵云的形状,我躺在寝室的床上,久久不能入眠,我想,这是当时我唯一能够接受的表述,并非战斗,而是在这样的时刻里沉浸。

    写作也是一种沉浸,将一张白纸所展现的开阔,用文字填满,布置一道近乎于永恒的迷宫,使其渐渐变得狭隘起来,读者与作者均在其中穿行,开拓新路,也走过重复,寻觅各自的出口。军训结束后,我经常通宵上网,打游戏,看小说,也逛一些音乐论坛。随之,我试着用写作去解释我的世界,从音乐评论开始,这个领域比较熟悉,我听了几千张唱片,试着去触碰一些作品的末梢神经,乐此不疲,一直写了将近10年,做过专题与采访,写过现场和无数唱片,直到后来,逐渐醒悟,并不需要用一种语言去解释另一种,对于许多人来讲,这是相当徒劳的事情,世界在变,不管你是否承认,鲍勃·迪伦不是早就在歌里唱过:“疯狂的人们,陌生的时代;我被紧紧锁住,排挤在外;我过去很在意,但一切已经面目全非。”

    我写小说的契机就是觉得写乐评或者其他题材的时候,总觉得表述不太充分,不太够,总想要在文本里负载更多层次和意义,或者说,总想着把自己真正的困惑抛出去,小说恰好能完美实现这一点,它是一个包容性非常强的问题,也在不断进化,到现在仍旧没办法很好定义,这点让我觉得有趣,并且放松。

    宋阿曼:是否有将作品影视化的想法?

    班 宇:我喜欢电影,也不拒绝作品的影视化。但在写作时,很少去考虑这个事情,完成一篇好的小说,也是很困难的。影像自有其表述,它所需要承载的,不仅仅是一个适合改编的故事。这方面我不专业,凭一己之力也很难完成,所以就等机缘合适再说。

    编号: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: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:110041 电邮:lnzjw2008@sina.com
    永城彩票app

  • <li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• <dd id="4dkm7"><center id="4dkm7"></center></dd>

    <rp id="4dkm7"></rp>
    商丘 | 商丘 | 昭通 | 黔南 | 镇江 | 克孜勒苏 | 东海 | 果洛 | 河池 | 广汉 | 呼伦贝尔 | 温岭 | 邹平 | 和田 | 无锡 | 韶关 | 锡林郭勒 | 大丰 | 泰安 | 库尔勒 | 新乡 | 广元 | 锡林郭勒 | 台中 | 眉山 | 曹县 | 庆阳 | 仁怀 | 库尔勒 | 桐乡 | 芜湖 | 仁寿 | 垦利 | 定安 | 扬中 | 临沂 | 姜堰 | 沛县 | 延边 | 泉州 | 海丰 | 七台河 | 泰兴 | 石嘴山 | 台州 | 陕西西安 | 陵水 | 咸阳 | 伊犁 | 大连 | 丹东 | 贺州 | 和县 | 上饶 | 永新 | 鄂州 | 通辽 | 神农架 | 崇左 | 亳州 | 宜昌 | 萍乡 | 江西南昌 | 雅安 | 淮北 | 琼海 | 嘉善 | 常州 | 锡林郭勒 | 伊犁 | 牡丹江 | 广安 | 邹平 | 宜昌 | 湘潭 | 绵阳 | 文山 | 临猗 | 荣成 | 香港香港 | 滨州 | 黔南 | 大兴安岭 | 抚顺 | 河源 | 锡林郭勒 | 安顺 | 南京 | 常州 | 大庆 | 顺德 | 燕郊 | 济宁 | 晋中 | 洛阳 | 汕头 | 灵宝 | 吉安 | 武夷山 | 长治 | 甘南 | 临沂 | 塔城 | 德阳 | 牡丹江 | 辽阳 | 咸阳 | 台山 | 伊春 | 保亭 | 库尔勒 | 吕梁 | 青海西宁 | 通辽 | 灌南 | 福建福州 | 博罗 | 福建福州 | 安吉 | 昌都 | 甘南 | 博尔塔拉 | 安庆 | 淮南 | 湘潭 | 仁怀 | 建湖 | 防城港 | 鞍山 | 宝应县 | 潜江 | 金华 | 湖南长沙 | 玉林 | 沭阳 | 平凉 | 潮州 | 黄石 | 赣州 | 南安 | 长葛 | 石狮 | 江西南昌 | 大丰 | 海安 | 中卫 | 鄂尔多斯 | 博罗 | 怀化 | 包头 | 海门 | 黔西南 | 瓦房店 | 陕西西安 | 海拉尔 | 塔城 | 博罗 | 内江 | 金华 | 西藏拉萨 | 绥化 | 铜仁 | 六盘水 | 如皋 | 馆陶 | 张家界 | 齐齐哈尔 | 垦利 | 海门 | 中山 | 遂宁 | 项城 | 东方 | 霍邱 | 枣庄 | 海拉尔 | 济南 | 朔州 | 阿勒泰 | 佳木斯 | 海西 | 滕州 | 任丘 | 舟山 | 周口 | 昆山 | 定西 | 惠州 | 雄安新区 | 靖江 | 东营 | 邹平 | 泸州 | 宁德 | 伊春 | 铜川 | 和县 | 建湖 | 贵港 | 泰州 | 崇左 | 迁安市 | 铜仁 | 肇庆 | 毕节 | 南平 | 阜阳 | 保山 | 聊城 | 六盘水 | 沧州 | 伊春 | 台北 | 廊坊 | 鄢陵 | 泰州 | 铁岭 | 安顺 | 邯郸 | 鄢陵 | 鹰潭 | 呼伦贝尔 | 晋江 | 克拉玛依 | 阳泉 | 海南海口 | 厦门 | 湘西 | 广饶 | 贺州 | 黄冈 | 厦门 | 阿勒泰 | 宁德 | 金坛 | 咸宁 | 白沙 | 安吉 | 泰兴 | 高雄 | 贵州贵阳 | 桐乡 | 大同 | 乌海 | 黔西南 | 长垣 | 玉环 | 遂宁 | 诸城 | 长葛 | 迁安市 | 正定 | 临猗 | 改则 | 九江 | 上饶 | 巴音郭楞 | 乳山 | 蓬莱 | 保定 | 通化 | 乐平 | 桓台 | 芜湖 | 荆州 | 郴州 | 恩施 | 保亭 | 安吉 | 遂宁 | 德清 | 浙江杭州 | 高密 | 吉林长春 | 湖南长沙 | 灌云 | 临汾 | 内江 | 湘潭 | 巴音郭楞 | 绵阳 | 长治 | 枣阳 | 江苏苏州 | 双鸭山 | 株洲 | 靖江 | 保定 | 遂宁 | 阳江 | 镇江 | 临海 | 霍邱 | 西双版纳 | 惠东 | 昌都 | 海南海口 | 青海西宁 | 河北石家庄 | 莆田 | 台湾台湾 | 楚雄 | 大兴安岭 | 淮安 | 宜宾 | 丹阳 | 泉州 | 韶关 | 图木舒克 | 扬州 | 襄阳 | 三河 | 建湖 | 库尔勒 | 湖州 | 贺州 | 汉川 | 阿勒泰 | 阿拉尔 | 山西太原 | 济南 | 赵县 | 桐城 | 保山 | 淮北 | 乌海 | 防城港 | 佳木斯 | 大兴安岭 | 莒县 | 任丘 | 黄山 | 海安 | 文昌 | 东莞 | 曲靖 | 临汾 | 丽水 | 萍乡 | 黄冈 | 台湾台湾 | 安徽合肥 | 台中 | 定安 | 崇左 | 海丰 | 黄山 | 和县 | 邹城 | 迁安市 | 邵阳 | 滁州 | 周口 | 朝阳 | 吉林 | 德阳 | 沭阳 | 定州 | 吉安 | 乐清 | 乐山 | 萍乡 | 曲靖 | 鹤岗 | 寿光 | 新余 | 湖州 | 东莞 | 白山 | 平凉 | 松原 | 阜新 | 灵宝 | 三明 | 安阳 | 铁岭 | 楚雄 | 连云港 | 安徽合肥 | 塔城 | 安顺 | 普洱 | 天水 | 海宁 | 安吉 | 吉林长春 | 清远 | 宜宾 | 雄安新区 | 宁德 | 沭阳 | 阿坝 | 广安 | 宜春 | 临猗 | 赵县 | 枣阳 | 三明 | 安岳 | 桂林 | 凉山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丹东 | 衡水 | 东阳 | 晋江 | 锡林郭勒 | 平凉 | 七台河 | 蓬莱 | 醴陵 | 襄阳 | 临海 | 清远 | 咸宁 | 石狮 | 山南 | 迁安市 | 澳门澳门 | 宣城 | 咸阳 | 赣州 | 邳州 | 正定 | 池州 | 信阳 | 金华 | 定州 | 曲靖 | 嘉峪关 | 任丘 | 宁夏银川 | 贵港 | 保山 | 吕梁 | 常德 | 巢湖 | 韶关 | 图木舒克 | 广汉 | 三明 | 邳州 | 文山 | 池州 | 潍坊 | 铜川 | 定西 | 新余 | 安岳 | 铜陵 | 佳木斯 | 大连 | 临汾 | 宜昌 | 鹤壁 | 邳州 | 石河子 | 宜都 | 漳州 | 西双版纳 | 云南昆明 | 黄石 | 阿拉善盟 | 潍坊 | 库尔勒 | 河北石家庄 | 塔城 | 长葛 | 龙岩 | 玉溪 | 吴忠 | 济南 | 吉林长春 | 遵义 | 南京 | 池州 | 淮安 | 连云港 | 章丘 | 红河 | 白山 | 日喀则 | 瑞安 | 邳州 | 许昌 | 西藏拉萨 | 包头 | 和县 | 沧州 | 乐清 | 四平 | 淮安 | 云南昆明 | 大连 | 湘潭 | 洛阳 | 毕节 | 大连 | 象山 | 玉树 | 遵义 | 仁寿 | 阳江 | 眉山 | 咸阳 | 宜昌 | 晋城 | 邳州 | 安徽合肥 | 基隆 | 河南郑州 | 呼伦贝尔 | 辽源 | 巴彦淖尔市 | 昆山 | 象山 | 葫芦岛 | 灌南 | 保亭 | 三沙 | 邹城 | 象山 | 益阳 | 海南海口 | 泰州 | 昭通 | 忻州 | 定西 | 随州 | 简阳 | 开封 | 长兴 | 通辽 | 凉山 | 新余 | 清远 | 屯昌 | 阜新 | 汉中 | 惠州 | 洛阳 | 南安 | 来宾 | 衢州 | 云南昆明 | 株洲 | 黔东南 | 邯郸 | 湘潭 | 安徽合肥 | 泸州 | 龙岩 | 南通 | 灌云 | 乌兰察布 | 孝感 | 吴忠 | 建湖 | 晋中 | 宝鸡 | 绵阳 | 昭通 | 晋江 | 肥城 | 广西南宁 | 博罗 | 海北 | 南充 | 安庆 | 台南 | 信阳 | 新余 | 淄博 | 晋江 | 日照 | 常德 | 丽水 | 南京 | 徐州 | 秦皇岛 | 吐鲁番 | 驻马店 | 沧州 | 雅安 | 益阳 | 通化 | 咸宁 | 邹城 | 海西 | 保定 | 东方 | 宁波 | 湖北武汉 | 瓦房店 | 湖南长沙 | 玉林 | 天水 | 石河子 | 海南 | 云南昆明 | 漳州 | 海安 | 大兴安岭 | 常德 | 东莞 | 十堰 | 湖南长沙 | 上饶 | 吉林长春 | 开封 | 济源 | 武威 | 金昌 | 张家界 | 晋中 | 偃师 | 泗阳 | 东莞 | 湘潭 | 达州 | 海门 | 昌吉 | 姜堰 | 乐清 | 长治 | 抚州 | 遵义 | 运城 | 宣城 | 临猗 | 灵宝 | 濮阳 | 连云港 | 邵阳 | 德阳 | 阿勒泰 | 玉林 | 周口 | 吉安 | 海东 | 台州 | 铜仁 | 昌吉 | 邹城 | 正定 | 阳江 | 武安 | 乐山 | 滨州 | 蚌埠 | 靖江 | 盘锦 | 东营 | 德州 | 永新 | 长兴 | 大理 | 乌兰察布 | 洛阳 | 鹰潭 | 昭通 | 阿里 | 天门 | 荆州 | 庄河 | 鄂尔多斯 | 阿坝 | 韶关 | 陕西西安 | 克孜勒苏 | 景德镇 | 鹤壁 | 宿迁 | 海安 | 黄山 | 大丰 | 兴安盟 | 景德镇 | 燕郊 | 常德 | 诸暨 | 灵宝 | 承德 | 长垣 | 吐鲁番 | 涿州 | 贵港 | 温州 | 孝感 | 莆田 | 德清 | 牡丹江 | 中卫 | 诸暨 | 朔州 | 嘉峪关 | 承德 | 巴中 | 南安 | 景德镇 | 灌南 | 吕梁 | 山东青岛 | 红河 | 柳州 | 台北 | 乐清 | 青海西宁 | 辽阳 | 桐乡 | 偃师 | 许昌 | 眉山 | 衡水 | 桐城 | 西藏拉萨 | 神农架 | 莱州 | 佛山 | 海宁 | 泗洪 | 牡丹江 | 抚顺 | 马鞍山 | 山西太原 | 巴中 | 河南郑州 | 鄢陵 | 黔南 | 宝鸡 | 鄂州 | 寿光 | 四川成都 | 海东 | 台南 | 通辽 | 宜昌 | 泉州 | 淮安 | 琼中 | 柳州 | 深圳 | 赤峰 | 巴中 | 池州 | 燕郊 | 温岭 | 柳州 | 鹤壁 | 台中 | 仁寿 | 文昌 | 宁波 | 武安 | 亳州 | 巴中 | 赵县 | 兴化 | 黄山 | 贺州 | 乌兰察布 | 陵水 | 亳州 | 张家口 | 东阳 | 灵宝 | 鹤岗 | 抚顺 | 白银 | 台湾台湾 | 吕梁 | 遵义 | 滨州 | 姜堰 | 德阳 | 安康 | 景德镇 | 双鸭山 | 如皋 | 河北石家庄 | 保亭 | 铁岭 | 清徐 | 安顺 | 宝鸡 | 鸡西 | 洛阳 | 余姚 | 金华 | 西双版纳 | 金华 | 安顺 | 佛山 | 韶关 | 高密 | 南阳 | 荣成 | 宁德 | 九江 | 海西 | 日土 | 常州 | 台中 | 乐平 | 黔南 | 包头 | 香港香港 | 巴音郭楞 | 明港 | 甘孜 | 芜湖 | 承德 | 馆陶 | 姜堰 | 大庆 | 图木舒克 | 广汉 | 中卫 | 甘南 | 仁怀 | 许昌 | 眉山 | 大兴安岭 | 钦州 | 蓬莱 | 灌南 | 德清 | 惠州 | 永州 | 日喀则 | 包头 | 龙口 | 迪庆 | 三门峡 | 聊城 | 神木 | 垦利 | 莱芜 | 盘锦 | 巴中 | 新余 | 大连 | 巢湖 | 临汾 | 金华 | 汝州 | 偃师 | 漯河 | 平潭 | 大庆 | 忻州 | 安徽合肥 | 龙岩 | 新余 | 湘潭 | 五指山 | 云南昆明 | 渭南 | 沭阳 | 莒县 | 博尔塔拉 | 上饶 | 临沧 | 淮安 | 昭通 | 日喀则 | 烟台 | 嘉兴 | 柳州 | 眉山 | 博尔塔拉 | 启东 | 瑞安 | 枣庄 | 南安 | 烟台 | 宜春 | 吉林长春 | 芜湖 | 武夷山 | 沭阳 | 宁波 | 宁波 | 辽源 | 丹东 | 岳阳 | 保亭 | 山西太原 | 淮北 | 运城 | 南阳 | 馆陶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巢湖 | 玉溪 | 台湾台湾 | 林芝 | 沭阳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通化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大连 | 项城 | 厦门 | 黔西南 | 黄南 | 汉川 | 怒江 | 株洲 | 海丰 | 云浮 | 泗洪 | 宁波 | 常德 | 上饶 | 海东 | 常州 | 中卫 | 大丰 | 临沂 | 石狮 | 五家渠 | 海拉尔 | 公主岭 | 台湾台湾 | 惠州 | 诸暨 | 正定 | 德宏 | 北海 | 柳州 | 垦利 | 舟山 | 济南 | 广饶 | 东营 | 大庆 | 诸暨 | 延边 | 舟山 | 神木 | 绵阳 | 馆陶 | 广汉 | 晋中 | 鹤岗 | 长垣 | 楚雄 | 兴安盟 | 株洲 | 万宁 | 台湾台湾 | 河池 | 浙江杭州 | 海宁 | 丽江 | 荆州 | 邢台 | 长兴 | 沭阳 | 泰安 | 漯河 | 衡阳 | 济南 | 宿迁 | 荣成 | 抚顺 | 六盘水 | 保定 | 嘉善 | 广州 | 大同 | 博尔塔拉 | 朔州 | 海南 | 澳门澳门 | 红河 | 四平 | 阿克苏 | 忻州 | 青州 | 赵县 | 神农架 | 忻州 | 昆山 | 庆阳 | 包头 | 贺州 | 海南海口 | 防城港 | 威海 | 琼海 | 荆门 | 台南 | 南充 | 中卫 | 扬中 | 广西南宁 | 扬州 | 德阳 | 钦州 | 洛阳 | 汝州 | 青海西宁 | 梧州 | 巴中 | 威海 | 广州 | 忻州 | 馆陶 | 天门 | 如皋 | 本溪 | 辽阳 | 漯河 | 抚州 | 明港 | 滁州 | 任丘 | 德清 | 玉树 | 七台河 | 项城 | 文昌 | 乌海 | 周口 | 汝州 | 定安 | 嘉峪关 | 屯昌 | 石河子 | 瓦房店 | 鞍山 | 九江 | 澳门澳门 | 西藏拉萨 | 滁州 | 改则 | 白城 | 吕梁 | 安阳 | 衡水 | 鹰潭 | 宁波 | 邢台 | 廊坊 | 金华 | 海安 | 章丘 | 白山 | 南平 | 香港香港 | 乐清 | 新余 | 烟台 | 吉林 | 张北 | 益阳 | 海南海口 | 梅州 | 潍坊 | 湛江 | 益阳 | 防城港 | 德清 | 巴音郭楞 | 凉山 | 白银 | 济南 | 吉林 | 温岭 | 阿拉尔 | 顺德 | 淄博 | 汉中 | 阿拉善盟 | 浙江杭州 | 昌吉 | 博罗 | 泰安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