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i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• <dd id="4dkm7"><center id="4dkm7"></center></dd>

    <rp id="4dkm7"></rp>
    短篇小说
    首页 > 原创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     

    门槛

     
    张日新
      赵家大院闲着很长时间了。赵老八呢,什么也没干。十几亩的大院子,六间正房,五间厢房,一个羊圈,三间马棚,上百年的老松和柏树,很威风地长在院子里,那棵一搂粗的椿树呢,作为树木之王,也很骄傲地一春一春地旺盛着。
      赵老八一大早又站在大院门口望起来。自从过完六十六岁生日,他就穿起了黑色的长袍。儿子女儿都说过他,六十六过了,老人应该穿红色的,不能穿一个大黑袍,不中看,一看心就冷啊!赵老八不理,依然穿着,从不下身。日子长了,人们也不在意了。打远看,赵老八在黑色长袍的武装下,很直溜,左手的槐木拄棍要是在手里,他的形象是个绅士;要是不在手里,身子躬下去,就形成一张柔和没有多大劲的弓。
      老人嘛!形象不重要,精气神很关键。支书看到赵老八在大院门口望呢,就躲开了,躲开,赵老八也用眼睛瞄上了他:不用你小子躲着,我就不信,你想干啥,就干啥?赵老八小声骂着的同时,觉得气顺了些。
      大门的两扇门板不是原装的了。原装的门板,那年院里住了八路军,土匪来跟八路军打仗,把门板拆去了。赵家大院热闹了好一阵子。看看那棵柏树上的枪眼子,真是够惨的。
      赵老八手扶门板,上下打量,心里有点酸。不过,还好啊!要不是这个大院给八路军住过,别说院子,就连他,也早没了。还能在今天看这景?赵老八感慨上来,低下头去,看大门的门槛,还是原来的样子,厚厚的,一米多高,它的身上也有子弹穿的眼子啊!门槛高,赵老八不用猫腰,双手就能摸到。他扔掉拄棍,四下看看,这门槛啊!是祖宗留下的,有着说道呢!门槛,门槛,过一道门,迈过一道坎。
      赵老八嘟囔的同时,右手就扶着门槛,左手撩起长袍的一角,右腿抬起,在空中划弧,左腿跟上,屁股在门槛上一放,右腿的弧线画完,身子就立在了门槛的这边。胸脯挺了挺,驼背没直。
      孙子从外面办事回来,看见爷爷的拄棍又没在手,从摩托车上下来,冲院里就喊:爷爷,咋又把拄棍扔了?以后,你少上大院来,在村北的小楼上待着多好,天天还得经管你。爷爷,没什么事,出来吧!回家。
      孙子看他在椿树根底下用手抠土。看一会,没事,走开了。赵老八抠着土,心里琢磨,这个院子虽然没住人,经过这些年自个的修理,院子敞亮干净了不说,人气也越来越旺了,天天有人到院子里来瞅瞅,照相啊,推推碾子啊,喝口大井的凉水啊,还有的趴在老柳上跟小喜鹊逗乐的呢。那父亲告诉的小红军啊!咋就没影了呢?
      孙子绕了一圈回来,在大门外看爷爷还再椿树根底下抠土。孙子不耐烦了:爷爷,找啥呢?岁数大了,脑袋不好使了吧?树根底下能有啥?爷爷,来,把拄棍接过去。这个破门槛子,瞅瞅,我骑的摩托车都整不进去,一到这,就卡住。爷爷把门槛截了吧!
      赵老八激灵一下,站起来,大声喊:咋地?截门槛?死小子,敢!孙子一溜烟跑了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    赵老八在门口望了望,又回来,小声嘀咕:他真就没在树底下?
      小红军进这个院子,赵老八倒是知道点底细。赵老八父亲曾经给红军的一位首长放马,红军北上跟刘志丹会合的时候,在一次战役中,赵老八父亲被一个小红军在炮火中救下了,小红军呢,牺牲了。小红军当时就被埋在一个山沟里,解放了,赵老八的父亲退伍回来。文革结束,赵老八父亲就偷偷地去了山沟,找到小红军的坟,捡回了小红军的尸骨,悄悄地埋在了这个院子里。当时赵家大院集体还占着,小队开会,吃忆苦饭,扭秧歌、办会,都在大院。赵老八父亲把小红军安顿好,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。等赵老八支撑家业,他父亲老了的时候,人们问起他父亲怎么回来时,说小红军救了他,一讲一流泪,一讲一伤心。临终时,他告诉赵老八,说小红军在院里的大树下,在哪个树下呢?判断来,判断去,赵老八觉得就在这棵椿树下,那怎么就找不着啊?
      赵老八怀疑父亲临终时是不是说错了,他都八十来岁,几十年,什么都变了。看看大院皮实的东西还在,剩下的小部件早都没了。
      赵老八在大院天天四处寻找,支书在一旁也天天看,新农村建设啊!这个大院开发一下多好!赵老八不离院子,支书就怀疑,一个老人,年岁这么大,天天不离大院,一定是有秘密,有古董了吧?不过这想法,也不成立,一个大院折腾了几十年,犄角旮旯,都让人翻了个遍,还能有啥啊?这个院子到底有什么呢?支书想了一阵子,觉得很没趣,这都啥年月了,有古董也早让人弄走了,还等他赵老八在里面找到。支书看着院子又在想:就现在的形势,依他支书看,赵家大院已经不是他一家的荣耀了。首先,它是一个村的荣耀,然后,它才是什么乡里了,县里的荣耀。要是小红军真的在里面,这院子真就是好院子了,村里的新农村建设,也就成功了,还用得着去外地瞎找去吗?但眼前的问题是,院子是人家赵老八的,人家不答应,谁也没法啊!再看看那个一米多高的大门槛,来个人想进去看看,都得爬着过去。说也邪门,赵老八咋就那么利索呢?过那个门槛,简直神了,不用人扶,不用人抬,拄棍还扔一边,就那么一次一次过来,一次一次地过去。支书望着赵老八在院子里转悠呢,心里也来回地思考,思考来,思考去,还是不敢跟赵老八提开发大院的事。
      他孙子骑摩托车,一到大院门口,就犯难,要是没有门槛,摩托车不威风地开进去吗?现在,摩托车开不进去不说,赵老八也不让孙子进去了。他说,孙子一进去就拿着米尺来回的量,拿着木棍来回地画,他知道,是要动他这个院子了。新农村建设好像要从他这个大院开始。
      支书看来看去,动起了脑筋,看看大院老柳上的喜鹊窝,支书行动了,他去了一趟城里回来,就开了个党小组会,赵老八的孙子也在场。支书说:春天村里的风景不错,过几天,就让旅游局带个团来,尤其,最有看点的是赵家大院。
      赵老八的孙子说:爷爷不让进,咋办?
      支书说:任务就交给你了,你把老爷子说开了,他高兴,我们就按计划开展工作了。对了,就说有人来听听小红军的故事。
      孙子回家吃饭的时候,跟爷爷说起来,爷爷寻思了一阵:不行,小红军的故事,就是你太爷活着的时候讲那么一点,说救过他,别的我也不知道,不知道,就不能瞎说,听啥故事啊?先让他们别来,我呀,有个事得办好了。
      孙子一听“有个事得办好了”,就问:爷爷,你在大院天天转,找啥呢?告诉我吧,我帮你找。
      你找不到啊!我都记不清了。
      记不清,你说,找啥吧?我有办法。
      孙子说有办法,赵老八摩挲一下黑色长袍的前大襟,慢慢地说:有办法,也不能告诉你,这事,我做,你爹都没资格,更轮不到你了。赵老八把话说死。就在姑姑把爷爷接进城里洗澡时,孙子行动了,几个人,开始在春树下挖了起来,挖了半天,什么也没挖到,大伙吵吵,说老爷子精神有问题了,上哪有东西啊?孙子说,肯定有东西,不然,爷爷怎么不离开啊?爷爷的精神没问题。几个人看着挖出的大坑,也觉得好笑了,什么也没挖出来。大伙吵吵的同时赵老八洗完澡回来了,到大门口,看到椿树底下挖出一大堆土,赵老八就嚎叫起来:我的小红军啊……!
      小红军?人们懵了,他怎么喊上小红军了?
      赵老八哭喊着到了椿树前,拍拍黑色长袍,大声喊:告诉你们,这地下埋着一个人呢?小红军!
      人们呼啦一下往后退去,这树根底下还真的有人了?几十年过去,大院折腾来折腾去,树底下怎么有人了?赵老八喊着的时候,上了年纪的人,能明白,年轻人除了支书把问题弄的比较清楚,别人没人关心。他给赵老八孙子下达这个任务,就是要让问题出来,看看,这回出来了,赵老八叫骂上了。支书看着赵老八气势汹汹去夺人手里的铁锨,支书笑了,往赵老八跟前来:爷爷,别生气啊?您看看,他们什么没挖着,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      赵老八四处寻找,身子转了三百六十度,看到的就是一堆土。
      支书心里反应,这回好啊!真相大白了,省得天天瞎猜,闹了半天,是一把尸骨在树下啊?那好,就来个将计就计。支书也喊:见到尸骨了吗?没见到吧!小赵,过来,这是你们几个挖的?支书故意大声喊。
      支书没等赵老八醒过神来,就开始了分析:小赵,来,这回你爷爷跟咱们把事说出来了,挖咱也挖了,小红军的尸骨不是没挖到吗?太好了,以后谁都不准来挖了,叫你爷爷好好瞅瞅。
      赵老八抡起拄棍削了孙子一下。支书接着开始分析:爷爷,这回我们知道咋回事了?你不让进大院,我懂了,你是在保护我们的小红军啊!你找他的尸骨,对不对?今天孙子们挖了,你也看到了,没有啊?爷爷您看,咱们这么办,行不?小红军的尸骨肯定在这椿树大根底下呢,咱们呢,也别惊动他了,这棵椿树就是他的魂了,咱们把椿树挂上牌吧!标上“小红军”,椿树就是“小红军”,咋样?
      赵老八扑腾跪下去了,支书吓了一跳。赵老八冲着椿树就磕起了头。赵老八一跪,一磕头,在场的人们惊呆的同时,也心酸起来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时隔两天,旅游团来了,到了门口,车子进不去,有人抱怨,留这么一个门槛子有啥用啊?怎么不把它截了呢?
      支书笑着跟旅游的人说:这是赵老八的大院,不是村上的大院,他说了算,我们和他孙子也研究过,把门槛截了,他是死活不让啊!看看,他今天不在那吗?
      赵老八在椿树下望着红色的牌,小红军仿佛就在他的眼前站着,赵老八把他黑色的长袍用右手撩一下,又抖一抖,右膝就着地了,他这是给小红军上香了。人们不打扰他,习惯了,他天天如此。赵老八给小红军上完香,他看有几个人进来了,还有几个人在大门外站着,看着门槛发呆。赵老八往门外走,离门槛四五步远的时候,他把拄棍,嗖,一下扔了出来,门外的人躲开了,以为这是在打他们。赵老八呢,动作又来了,右手轻扶门槛,左手在撩长袍,右脚划弧,左脚抬起,一转身,过去了。旅游的人非常的惊讶!他们都嫌弃门槛子太高,没进院,一个老头就这么轻飘飘地飞过来了,太不可思议了!
      赵老八过了门槛,又把拄棍捡起来,冲几个人笑了笑。人们感叹赵老八有点神的同时,也感觉到,这都啥年月了,还留个这么高的门槛子,看看,多耽误事,该进去都进不去,该出来的出不来。
      大伙是这样想,可不知赵老八的心。自从在院里找到了小红军,他还重新做了个大黑袍,孙子看了也发毛,就让他穿别的衣服,他不理,长袍天天在身。孙子骑摩托车再次到了大门口,高高的门槛,就是进不去,看看爷爷又在大院里,孙子喊上了:爷爷,把门槛截了吧!没看着观景的人,车都进不来,人家都生气了?
      生气就生气,谁让他们来的?我说了,这个院,就是小红军的。
      赵家大院要火了,眼前的问题就是门槛子太高。支书的想法一直在心里,想研究一下打造新农村的农家院,一说就被赵老八臭骂一顿。支书看着人们出出进进大院的情景,他把村里的木匠找来了,在大门口的不远处,比划起来。木匠听完支书的话,往门口瞪大眼睛看:赵老八还活着呢?这事我干不了,要干,你自个干!我可不敢,他要是告了我,我得吃官司。
      支书说:你吃不了官司,都跟他孙子计划好了,哪天,赵老八再出门,就把这事办了,叫他神不知鬼不觉。
      说完此话不到三天,赵老八的女儿回来真就把他接走了,说是去县城博物馆看看,赵老八父亲当年给红军放马的那个鞭子,在博物馆放着。这一次,赵老八很主动,他到了大院的门槛旁,脖子和胸脯同时挺了起来,又开始展示他过门槛的动作了,右腿抬起,划弧,左手撩着衣角,左腿跟上,转身,过去了。赵老八很舒心,回头看看椿树,叫女儿:走吧!
      随后,木匠来了,支书来了。赵老八的孙子呢,他没来。
      支书心里乐了:这小子,心眼不少,是怕老爷子回来找他算账,行,这个活我干。来,木匠,就照我说的做。
      电锯响起,门槛子截了。大伙热闹,赵家人不在场,看着门槛子截下来,到底想怎么着。支书让木匠在门槛的一头钉上了折页,然后,他推着门槛,一开一合地走起来。大伙看明白了,聪明!支书就是聪明啊!有人喊起来。
      有人叫支书去村部,说乡长来了。支书抬腿就走了,门槛子没关上。赵老八的孙子这个时候来了,摩托车一股烟就骑进大院,这种爽快的感觉他很激动,摩托车在大院绕了两圈出来,他也去了村部。
      快到中午的时候,赵老八回来了,他看到了父亲放马的鞭子,讲解员还给他说了故事,赵老八非常的感动!
      女儿把他扶下车,赵老八带着骄傲和兴奋,到了门口,掸掸长袍上的尘土,其实,长袍上哪有尘土啊?又是习惯了。赵老八站稳,右手自然伸过去,抚摸门槛,右腿抬起来了,开始划弧,弧划到半道,左腿刚刚要抬,赵老八一下子扎那了。人们慌了起来。
      乡长听完支书的汇报,几个人往赵家大院走。
      支书听到人们喊赵老八晕过去了,心里咯噔一下,真的惹祸了!支书往后退了两步!
      乡长看到支书后退了,他往前跑了起来,这人命关天的,乡长赶上了,就得管啊!
      女儿抱着赵老八的头,呼喊:爸爸?爸爸?醒醒,门槛在呢!在呢!
      支书蹲下来,事是他办的,活是他干的,他脱不了干系。村里人吵吵:要是赵老八万一……?
      卫生所的大夫来了,扒开赵老八的眼睛小声说:生命没危险。来,扎几针吧!几针过后,赵老八醒了。醒了可是醒了,他就是不睁眼,双手就在前面划拉。支书立马把门槛推过来,大声说:爷爷,睁眼睛看看,门槛在呢?在呢?来,把手伸过来,摸摸。
      赵老八伸手一摸,是门槛,那方才自己咋摔了呢?赵老八睁开眼,门槛真的就在,一伙人围得他烽烟不透,他扶着门槛站起来,抬眼看见乡长也在,这要是干什么呀?赵老八知道方才肯定出了问题,看看门槛又没咋地,掸掸长袍,他看到在场的人们,目光有点异样,心想:好啊!正好乡长来了,不跟你们这些小崽子们说了,我要跟乡长说。
      乡长啊,你来的正好,一天到晚,就知道研究我这大门的门槛子,有他们这么干的吗?想一出,是一出,这个院子,也不是不想让你们开发,但是,你得有个底线,能什么都干吗?之所以,不让啥人都进来,我呀!一辈子就一个心愿,就是要对得起小红军。我要让他在大院静静地享福了!你们一直看我穿这个黑色长袍不顺眼,可我心里舒服,心里坦然,我是没忘小红军,一辈子要纪念他。人啊!一代一代这么过来,又一代一代地走。要是没了小红军,你说,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吗?
      赵老八从来没有这样讲过话。支书上来扶住他,乡长过来也抓住他的手。
      乡长说:赵家大院,之所以能保存下来,大家都清楚。现在搞新农村建设,发展旅游事业,带动农村经济,也非常重要,可是,我们得分清具体情况,什么事不能硬来。民意我们不能改,民情我们不能没,民心我们不能丢。今天的情况,我看到了,要表扬吗?对于支书的行动,可以说是为村里好,值得表功;但对于赵家大院来说,就不能说是功,而是有点过了。
      一说过,支书把扶着赵老八的手松开了。怎么能有过呢?
      乡长说:赵家大院的门槛,是历史的门槛了,是我们人人到它面前必过的门槛。当年红军不知过了多少道艰难险阻的坎,如今,我们看看他,就连这一道门槛都不过了,碍事了?我们的生活就是一道坎,一道坎,跨过来的。这道门槛,就是警示。作为党的干部,不管有多大本事,干多大事,百姓的门槛必须过!
      赵老八流泪了,拍着乡长的手说:乡长啊!这回我放心了!
    编号: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: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:110041 电邮:lnzjw2008@sina.com
    永城彩票app

  • <li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4dkm7"><acronym id="4dkm7"><u id="4dkm7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• <dd id="4dkm7"><center id="4dkm7"></center></dd>

    <rp id="4dkm7"></rp>
    日喀则 | 烟台 | 安岳 | 济宁 | 安吉 | 白银 | 云南昆明 | 遵义 | 济宁 | 醴陵 | 垦利 | 保山 | 台北 | 江苏苏州 | 清徐 | 巢湖 | 阿拉尔 | 承德 | 任丘 | 开封 | 海宁 | 长治 | 大同 | 河源 | 庄河 | 蓬莱 | 泗阳 | 包头 | 荆州 | 柳州 | 克孜勒苏 | 淮南 | 海拉尔 | 乌海 | 阜阳 | 金华 | 偃师 | 邢台 | 云南昆明 | 焦作 | 孝感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海丰 | 仙桃 | 灵宝 | 云南昆明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大理 | 长葛 | 邹平 | 吉林 | 乌兰察布 | 南京 | 绥化 | 吉林 | 天门 | 崇左 | 开封 | 肥城 | 赣州 | 阿坝 | 桓台 | 广汉 | 基隆 | 揭阳 | 蓬莱 | 湘西 | 常德 | 松原 | 和田 | 宁德 | 陇南 | 仁怀 | 阿拉尔 | 宁波 | 楚雄 | 龙岩 | 仁怀 | 泰安 | 博罗 | 永康 | 上饶 | 山南 | 寿光 | 上饶 | 五指山 | 红河 | 蓬莱 | 自贡 | 保亭 | 鹤壁 | 临沂 | 乳山 | 邳州 | 宝应县 | 南京 | 开封 | 保定 | 舟山 | 乌兰察布 | 广西南宁 | 张掖 | 仙桃 | 商丘 | 山西太原 | 广州 | 琼海 | 承德 | 庄河 | 博尔塔拉 | 武夷山 | 神农架 | 唐山 | 恩施 | 徐州 | 柳州 | 镇江 | 龙口 | 莆田 | 自贡 | 眉山 | 黔南 | 广元 | 珠海 | 安康 | 伊犁 | 鞍山 | 韶关 | 通辽 | 大丰 | 临夏 | 澄迈 | 本溪 | 莱芜 | 通辽 | 鹤岗 | 绥化 | 云南昆明 | 西藏拉萨 | 济南 | 兴安盟 | 十堰 | 怀化 | 济宁 | 甘肃兰州 | 大丰 | 常德 | 莆田 | 吐鲁番 | 徐州 | 辽宁沈阳 | 梧州 | 石狮 | 平顶山 | 湖南长沙 | 丽江 | 聊城 | 自贡 | 定安 | 抚顺 | 南平 | 盘锦 | 黄冈 | 济南 | 宜春 | 塔城 | 自贡 | 惠州 | 无锡 | 五家渠 | 东阳 | 防城港 | 鸡西 | 泸州 | 中卫 | 涿州 | 阿勒泰 | 宜昌 | 梧州 | 滁州 | 襄阳 | 安阳 | 仁寿 | 聊城 | 芜湖 | 葫芦岛 | 澳门澳门 | 温州 | 茂名 | 仁寿 | 德宏 | 平凉 | 六安 | 广元 | 株洲 | 鞍山 | 柳州 | 三河 | 长兴 | 乐清 | 扬中 | 延边 | 普洱 | 常德 | 柳州 | 葫芦岛 | 神木 | 辽阳 | 德宏 | 大连 | 广安 | 项城 | 朝阳 | 淮南 | 池州 | 十堰 | 崇左 | 仁怀 | 东莞 | 伊春 | 哈密 | 临海 | 大连 | 荆门 | 大兴安岭 | 荆州 | 姜堰 | 平凉 | 瓦房店 | 松原 | 馆陶 | 六安 | 许昌 | 新乡 | 唐山 | 随州 | 吉林 | 泗洪 | 崇左 | 琼中 | 杞县 | 新沂 | 文山 | 偃师 | 菏泽 | 燕郊 | 六盘水 | 山东青岛 | 德阳 | 定安 | 广安 | 湘潭 | 中卫 | 雅安 | 怀化 | 东莞 | 赣州 | 秦皇岛 | 怀化 | 大庆 | 五家渠 | 黄南 | 泗洪 | 昆山 | 株洲 | 阳泉 | 大兴安岭 | 汝州 | 玉溪 | 日喀则 | 三明 | 温岭 | 平凉 | 枣庄 | 高密 | 枣庄 | 衡水 | 宜宾 | 中卫 | 博尔塔拉 | 海拉尔 | 海东 | 运城 | 乌海 | 常州 | 阿坝 | 德宏 | 汕头 | 滕州 | 怒江 | 馆陶 | 怒江 | 果洛 | 象山 | 丹阳 | 清徐 | 朝阳 | 临夏 | 寿光 | 温州 | 新泰 | 丹阳 | 钦州 | 四川成都 | 乳山 | 阳春 | 馆陶 | 常德 | 昌吉 | 随州 | 保定 | 黄南 | 衡阳 | 湖北武汉 | 荆门 | 东方 | 姜堰 | 陇南 | 五指山 | 酒泉 | 张掖 | 迪庆 | 公主岭 | 昌都 | 七台河 | 杞县 | 连云港 | 滨州 | 钦州 | 鄂尔多斯 | 任丘 | 荣成 | 桓台 | 衢州 | 包头 | 张家口 | 荆门 | 铜川 | 玉溪 | 德阳 | 江西南昌 | 锦州 | 吴忠 | 呼伦贝尔 | 桐乡 | 正定 | 靖江 | 仁怀 | 任丘 | 锡林郭勒 | 醴陵 | 河南郑州 | 江苏苏州 | 上饶 | 迪庆 | 新余 | 德清 | 燕郊 | 邯郸 | 灵宝 | 山东青岛 | 偃师 | 惠州 | 莒县 | 红河 | 巴彦淖尔市 | 承德 | 雅安 | 扬中 | 泗洪 | 许昌 | 偃师 | 湘潭 | 五指山 | 六安 | 海南海口 | 黔南 | 巢湖 | 通化 | 庄河 | 泗阳 | 白沙 | 福建福州 | 洛阳 | 朔州 | 阿勒泰 | 常州 | 三门峡 | 林芝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包头 | 陇南 | 简阳 | 阿坝 | 阿拉善盟 | 大理 | 安阳 | 正定 | 镇江 | 固原 | 芜湖 | 博尔塔拉 | 珠海 | 葫芦岛 | 广州 | 潮州 | 承德 | 云南昆明 | 大丰 | 菏泽 | 平凉 | 克拉玛依 | 阜新 | 杞县 | 黄南 | 吐鲁番 | 安康 | 五指山 | 黔东南 | 牡丹江 | 龙口 | 牡丹江 | 阳春 | 河池 | 如东 | 鞍山 | 运城 | 七台河 | 资阳 | 贵州贵阳 | 晋城 | 青州 | 白沙 | 林芝 | 平顶山 | 万宁 | 盐城 | 白山 | 安吉 | 北海 | 鹤岗 | 南安 | 高密 | 吉林长春 | 顺德 | 南京 | 淮安 | 临海 | 宁德 | 钦州 | 基隆 | 西藏拉萨 | 溧阳 | 海南海口 | 湖南长沙 | 靖江 | 贵州贵阳 | 新乡 | 延边 | 乳山 | 双鸭山 | 吐鲁番 | 临猗 | 河南郑州 | 九江 | 仙桃 | 临海 | 陕西西安 | 克孜勒苏 | 肇庆 | 湘潭 | 恩施 | 上饶 | 巴彦淖尔市 | 株洲 | 海西 | 涿州 | 泗阳 | 大兴安岭 | 丹东 | 瓦房店 | 石河子 | 广汉 | 鹤岗 | 伊犁 | 赵县 | 博尔塔拉 | 晋江 | 临猗 | 淄博 | 玉树 | 昌吉 | 无锡 | 瓦房店 | 榆林 | 库尔勒 | 阿坝 | 汕尾 | 潍坊 | 高密 | 图木舒克 | 伊犁 | 朔州 | 宿迁 | 绍兴 | 南通 | 嘉峪关 | 荣成 | 三河 | 肥城 | 三亚 | 遵义 | 武威 | 济南 | 南阳 | 安阳 | 台北 | 柳州 | 和田 | 云浮 | 武夷山 | 吴忠 | 黔南 | 乌海 | 澳门澳门 | 桓台 | 垦利 | 香港香港 | 象山 | 汉川 | 海门 | 招远 | 廊坊 | 葫芦岛 | 唐山 | 吉林 | 丹阳 | 清远 | 铁岭 | 新余 | 石河子 | 沭阳 | 长治 | 新余 | 任丘 | 江西南昌 | 厦门 | 阳江 | 蚌埠 | 铁岭 | 资阳 | 南京 | 绥化 | 徐州 | 赣州 | 保亭 | 攀枝花 | 明港 | 大庆 | 芜湖 | 宁德 | 宜春 | 济宁 | 迪庆 | 广安 | 株洲 | 苍南 | 台北 | 江苏苏州 | 南阳 | 青州 | 三沙 | 桓台 | 济宁 | 台山 | 桓台 | 迁安市 | 鹤壁 | 金华 | 海丰 | 长葛 | 肇庆 | 呼伦贝尔 | 攀枝花 | 铜川 | 永新 | 甘南 | 桂林 | 海南海口 | 三沙 | 咸宁 | 海南 | 东阳 | 灌南 | 凉山 | 顺德 | 涿州 | 怒江 | 铜陵 | 云南昆明 | 溧阳 | 娄底 | 吐鲁番 | 克拉玛依 | 保定 | 雄安新区 | 五家渠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泰州 | 白山 | 安顺 | 营口 | 陕西西安 | 德清 | 清远 | 琼海 | 琼中 | 库尔勒 | 商洛 | 南平 | 恩施 | 琼海 | 吕梁 | 德阳 | 滕州 | 济南 | 高雄 | 襄阳 | 永新 | 佛山 | 台湾台湾 | 扬州 | 龙口 | 潜江 | 宁国 | 宝应县 | 澄迈 | 吉林长春 | 巴中 | 黄石 | 宜都 | 张掖 | 随州 | 庄河 | 霍邱 | 宁波 | 库尔勒 | 湛江 | 鞍山 | 焦作 | 博罗 | 深圳 | 鄢陵 | 铁岭 | 大理 | 漯河 | 阜新 | 瑞安 | 开封 | 巴彦淖尔市 | 阿拉善盟 | 周口 | 吐鲁番 | 安阳 | 克拉玛依 | 临汾 | 红河 | 南充 | 中山 | 朔州 | 扬州 | 屯昌 | 莱州 | 松原 | 崇左 | 乳山 | 芜湖 | 张家界 | 涿州 | 石嘴山 | 启东 | 垦利 | 文山 | 醴陵 | 张家口 | 南阳 | 东营 | 开封 | 枣阳 | 宜都 | 北海 | 汕尾 | 河源 | 肇庆 | 偃师 | 武威 | 曹县 | 平顶山 | 高密 | 赣州 | 辽源 | 博尔塔拉 | 宜昌 | 白沙 | 柳州 | 邢台 | 常德 | 蓬莱 | 抚顺 | 铜陵 | 北海 | 岳阳 | 玉树 | 云南昆明 | 台南 | 安顺 | 霍邱 | 柳州 | 菏泽 | 博罗 | 单县 | 抚州 | 济南 | 承德 | 柳州 | 柳州 | 西藏拉萨 | 包头 | 揭阳 | 杞县 | 铜陵 | 台南 | 伊犁 | 固原 | 保定 | 阜阳 | 辽宁沈阳 | 醴陵 | 常德 | 运城 | 牡丹江 | 澳门澳门 | 开封 | 山东青岛 | 株洲 | 吉安 | 安徽合肥 | 简阳 | 宁德 | 白山 | 邵阳 | 阿克苏 | 公主岭 | 保定 | 邢台 | 新余 | 枣庄 | 乌海 | 牡丹江 | 神木 | 十堰 | 随州 | 万宁 | 荆门 | 梅州 | 如皋 | 海东 | 鸡西 | 齐齐哈尔 | 郴州 | 潍坊 | 广元 | 温州 | 桐城 | 高密 | 芜湖 | 黄石 | 咸阳 | 三沙 | 吉安 | 聊城 | 南京 | 黄石 | 神农架 | 揭阳 | 云南昆明 | 济南 | 山南 | 澳门澳门 | 通辽 | 基隆 | 博尔塔拉 | 红河 | 肥城 | 咸阳 | 伊犁 | 仁寿 | 宜昌 | 海北 | 海东 | 宜昌 | 简阳 | 明港 | 牡丹江 | 安顺 | 红河 | 乌兰察布 | 柳州 | 新余 | 甘肃兰州 | 鄂州 | 淄博 | 邵阳 | 武安 | 青海西宁 | 公主岭 | 镇江 | 章丘 | 定西 | 琼海 | 天水 | 运城 | 顺德 | 广元 | 青州 | 泸州 | 淮南 | 牡丹江 | 福建福州 | 德阳 | 平潭 | 阿拉善盟 | 台北 | 晋中 | 任丘 | 北海 | 日土 | 阿坝 | 牡丹江 | 宣城 | 文山 | 仙桃 | 大连 | 广汉 | 安顺 | 如东 | 聊城 | 固原 | 海安 | 海南海口 | 盐城 | 图木舒克 | 宿迁 | 库尔勒 | 海南 | 衢州 | 鹤岗 | 晋城 | 瓦房店 | 潍坊 | 营口 | 崇左 | 盐城 | 项城 | 启东 | 盘锦 | 莱芜 | 广元 | 滁州 | 姜堰 | 武威 | 台南 | 浙江杭州 | 南平 | 柳州 | 晋中 | 嘉峪关 | 阿克苏 | 如皋 | 榆林 | 廊坊 | 保定 | 德州 | 德清 | 宿州 | 恩施 | 泗洪 | 内江 | 海东 | 郴州 | 聊城 | 马鞍山 | 文昌 | 牡丹江 | 兴化 | 廊坊 | 德阳 | 台中 | 朝阳 | 天水 | 张家口 | 韶关 | 那曲 | 鹰潭 | 运城 | 自贡 | 五家渠 | 白沙 | 红河 | 宝应县 | 宜春 | 台中 | 广汉 | 高密 | 明港 | 台北 | 莱州 | 铜仁 | 贵州贵阳 | 芜湖 | 鹤壁 | 曲靖 | 遵义 | 台南 | 榆林 | 德阳 | 东莞 | 秦皇岛 | 资阳 | 鹰潭 | 白银 | 保定 | 衡阳 | 澳门澳门 | 大庆 | 义乌 | 鹤壁 | 延边 | 台南 | 燕郊 | 巴彦淖尔市 | 台山 | 果洛 | 温岭 | 昭通 | 濮阳 | 塔城 | 昌吉 | 仁怀 | 泸州 | 大连 | 灌南 | 固原 | 沭阳 | 海南海口 | 岳阳 | 广安 | 厦门 | 滕州 | 攀枝花 | 襄阳 | 邳州 | 白银 | 柳州 | 保亭 | 温岭 | 三门峡 | 昆山 | 汕头 | 上饶 | 姜堰 | 宝应县 | 库尔勒 | 淮安 | 阿勒泰 | 雅安 | 宜昌 | 四平 | 牡丹江 | 大庆 | 巴彦淖尔市 | 唐山 | 衢州 | 安徽合肥 | 自贡 | 五指山 | 铜仁 | 靖江 | 如皋 | 台中 | 东营 | 铜仁 | 兴安盟 | 甘孜 | 丽江 | 马鞍山 | 泰州 | 海东 | 北海 | 天水 | 鄢陵 | 徐州 | 吉林长春 | 甘孜 | 红河 | 南通 | 承德 | 运城 | 博尔塔拉 | 章丘 | 大同 | 莱芜 | 玉树 | 公主岭 | 那曲 | 临夏 | 厦门 | 鹰潭 | 唐山 | 普洱 | 晋中 | 燕郊 | 香港香港 | 清远 | 大同 | 克孜勒苏 | 广饶 | 枣庄 | 滕州 | 青海西宁 | 安康 | 咸阳 | 泰安 | 鞍山 | 黄山 | 沛县 | 普洱 | 玉溪 | 宁波 | 丹东 | 珠海 | 海安 | 铁岭 | 唐山 | 沧州 | 梅州 | 巴中 | 莒县 | 三沙 | 赵县 | 曲靖 | 吉安 | 武夷山 | 那曲 | 图木舒克 | 山南 | 安岳 | 汉川 | 日照 | 马鞍山 | 白城 | 库尔勒 | 怀化 | 山东青岛 | 神农架 | 中卫 | 延安 | 怀化 | 黔东南 | 滁州 | 大理 | 济宁 | 宿迁 | 娄底 | 清远 | 高密 | 郴州 | 广元 | 梅州 | 海南 |